焦土

在冬天的婚禮(上)

*算是71話衍生(?)希望大家都能得到幸福而生出來的文渣,若有不便閱讀之處請一定要提出!

*文筆不好

*冬巡組為前後輩關係!


  法斯法菲萊特踩在濕潤的草地上,望著剛放晴的天空。淺藍色的天空銜著一兩朵雲點。
 「冬天要來了啊…」
  法斯法菲萊特如是喃喃道,但發現並不肇因於方才掠過身邊的涼風,而是早晨議會中,尤庫蕾絲的報告,從放晴的次數和日照時間的變化,尤庫從數據中看見了四季的變化。寶石人對於外界反應十分遲鈍,溫度、濕度等對他們而只是數字,也只能是數字,頂多就是日照時間的長短能夠稍稍影響他們,他們身體裡的微小生物因日照減少養分不足而使寶石人昏昏欲睡。這種不靈敏和他們自身之不變的特性,不知是孰因孰果了。
  法斯法向後伸個懶腰,雙手托在臀部上,慢悠悠地往學校走去。

  法斯看見波爾茨在鐘塔上伏著,隨後艾庫美亞一躍而上,雙手持著黑曜石最新力作—和新的制服很相稱的呢,黑曜石是這麼介紹的—藉著重力加速度使勁地朝向波爾茨砍去……

  法斯趕緊捂住耳朵,翻了翻白眼,並不想再理會那些戰鬥狂,雙刃摩擦的聲音並沒有比寶石碰撞的鏗鏘悅耳上多少。

  法斯勾勾嘴角。他想起老師和愛庫美亞的第一次見面,那一次見面,他們便促膝長談了三個月之久。協議了許多事情,其中最重要的便屬月人們不再掠奪寶石,而老師也願意協助月人,帶領他們學習如何培養尊敬生靈的心,使他們虔誠,而得以禱告,為求超生。

  長久以來,寶石人的主要工作便是抵禦月人,不管是親上火線的戰鬥組,還是在學校內蒐集整理有關月人資料的寶石,皆在一時間沒了工作。法斯暗忖:這下你們都跟我一樣遊手好閒了吧!他上次還看見波爾茨泡在水池裡抱著水母打盹!就說白天打盹很舒服吧!當然,這些話他都沒跟波爾茨說過,法斯他可不是笨蛋…他可不是那麼笨的笨蛋,縱使已經不必再擔心月人,波爾茨仍然是個十足十的戰鬥狂,就好比現在,依舊鬥志滿滿地在和艾庫美亞比試。

  法斯小心地繞過打得不可開交的兩人,就怕一個不小心自己成為他們的落腳之處,除了自己粉身碎骨以外,還得讓波爾茨和艾庫美亞冷言冷語幾番!

  學校已經跟以前不一樣了。隨處可見月人的蹤影。不需再戰鬥的寶石開始學習技藝、嘗試發展自己的文化與科技。那是寶石們已經從未料想到的領域,甚至小鑽和伊爾洛已經開始試著寫詩—有關愛情和友情的言情類小詩—法斯知道老師在以前對於這方面的發展是有所抑制、有所隱瞞的,但是,所有的束縛都消失了。憑藉著魂的眼、肉的腿、骨的心,法斯有著古代生物的組成,成為了形式上的人,解除了施加在老師身上的命令。法斯想,古代生物有一句話,特別有智慧,最簡單的日子就是昨日,已經過去的事情,再怎麼痛苦講起來總雲淡風輕。像蝴蝶翩翩,輕盈美麗。

  法斯走向安特庫的房間,一缸液體挨著窗戶。陽光灑在液體上,讓牆上出現許多反射的光影,像白色絲帶飄揚。
「小南極,你醒了嗎?」
「嗯。」
  天氣較冷的時候,那缸液體裡會有細碎的結晶生成,讓微小生物憑依,南極石得以甦醒但沒有形體,只有法斯能聽見他說的話,恰如同流冰那時一樣的情況。
每當天氣轉涼,法斯便會撥出時間去找南極石說說話,和他說說最近發生的事情。還記得因青金石的頭顱而沉睡的那百餘年間,一開始,南極石會讓自己清醒,等著法斯,只是後來沒了可以說話的對象,平常時候也不怎麼醒來了。在那一百零二年之後,法斯在甦醒後的第一個冬季帶著黑水晶和南極石一同執行冬季巡邏的任務……
  法斯輕撫缸緣,坐了下來。

「已經快要進入冬天了呢!」
「是啊,法斯,你的計畫進行的如何呢?」
「這個嘛,當然是…」法斯抬頭挺胸,卻將臉撇開,不面對液體。
「不太順利……。」
「不會吧,你還沒跟辰砂說嗎?」法斯腦海中浮現南極石搖頭嘆息的樣子。
「唉唉,先別提那個啦!」法斯法,恢復元氣!
「好好,那麼你想說什麼呢?」南極石就是個溫柔的前輩,聽著後輩嘰嘰喳喳也不會厭煩…還是他現在只能跟法斯說話的緣故?
「你知道嗎,小黑到現在還是不想回來地球呢!已經過了五年了欸!他說每個人都還是把他當作幽靈水晶,他很不爽!」
「可是可是,也不能老是待在月球和艾庫美亞卿卿我我吧!小南極,」
「嗯?」被點名者應了一下。
「你也會想穿著那種暴露的衣服和老師成天膩在一起嗎?」
「……」
法斯盯著液體,然後跳了起來。
「嗚哇,冒好多泡泡。」

「嘻嘻,要不小南極也跟老師辦場婚禮呢?」
「打碎你喔。」
  法斯依舊碎唸著抱怨黑水晶不回來地球害他少一個玩伴,南極石其實不難理解,過去好幾千年的日子,黑水晶會有多難受。但他不想干預,他知道法斯有多麼溫柔,與其讓他去思考那些複雜、痛苦且無果的事情,不如就讓他鬧鬧彆扭還比較好。南極石也感覺到,法斯越來越像第一次見面時的樣子了,雖然還是頂著青金石的腦袋,但思考方式非常直線條,是因為青金石的身體已經在月球上重建的緣故嗎?想了想,南極石忍不住笑意。
「呵呵。」
「哼,連小南極也欺負我嗎!?」
「最近大家在做什麼呢?」
「這個嗎…啊!上次跟你提過,榍石跟貴橄欖想要蓋一座噴水池,已經快完成了喔!大概你醒來的時候就能看到了呢。」
  法斯,我醒來的時候,水都會結冰呢。
  南極石知道,但他很好,他不說。
  他倆閒聊著,說著又有哪個月人一直煩老師要求學習冥想,又有哪個寶石被蕾特跟月人們抓去當模特兒
 「說到這個,那件衣服很漂亮喔!我請蕾特設計的。」法斯有些不好意思的炫耀著,一手搔搔頭。
 「只拜託蕾特嗎?月人那不是也有不少傑出的設計師?」
 「不行不行不行!他跟黑水晶不一樣!硬度只有2而已又大面積暴露的話……被刮花了忘記我怎麼辦呀!」
  法斯很正經的抱頭吶喊。南極石又笑了起來。

「露琪爾現在還好嗎?」
  法斯聞言搖了搖頭「他還是沒醒來。」不再和月人戰鬥之後,發生的也不全然是好事。露琪爾還是無法接受帕帕拉契在月球上得到了治療,只要一看見帕帕拉契行動自如的模樣就會碎裂,從眉心開始,裂痕爬下鎖骨,至胸、腰接著崩解成一堆。幾次之後,他再也沒有醒過來了。

「謝謝你,法斯。」
「睏了嗎?」
「嗯,晚安。」
「晚安。」
  他們每次的談話都以南極石的謝謝作結,謝的是一次巧合。發生在法斯第一次參與冬季巡邏的日子裡,手臂被浮冰啃噬,南極石帶著他去找尋材料作為手臂來使用。
  然而,成型的寶石數量太少,因此嘗試用了合金,月人也在此時襲來。在南極石奮戰月人時,法斯被合金擅自製造的匣子鎖住,無法行動,雙臂也不受控制。
  擊退月人的南極石變得破破爛爛的,在金匣子面前敲敲打打,希望能將這個冒冒失失卻又善良的小後輩給救出來。
  唉唉,去另一邊敲啦,都打到我了!
  南極石被法斯趕去另一側,才一走到背側,無數支箭便飛了過來,瞄準的便是南極石剛剛站的位置上。多虧了金匣子保護,他們才能撐到老師趕過來。
 
 

 「在冬季舉行,就是希望你也能來參加呢!但現在連能不能舉行都不知道……」
  因為脆弱,要拿出更多更多的勇氣來才行。
「不,是一定要舉行!我出發了喔,南極石。」
 
  南極石在半夢半醒間,開始期待冬季的來臨。